在那一夜的梦里 我曾看到光

首页大面积翻车

看一集South Park平复一下我激动的心情。

毕竟我们群众都像儿童般天真纯洁,只有动画片才最合适我们的智商与审美。

啧。

最近在上GMAT的网课,讲课的小哥是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小哥哥。一开始觉得他蛮严肃的——直到他推荐了这首歌给我们作班歌w

“我要骑着我的小木马,骑着小木马走天涯~”

非常洗脑的一首歌,但疲惫的时候总想听一听。我从里面找到的全部都是属于上世纪的天真烂漫。

很丧的时候总是抑制不住地想吃甜点……然而我现在只能大口地喝着图书馆的白开水,连蜂蜜都没有。

(图摄于2017.10.03 北川半兵卫商店)

另一首珍藏在循环列表里好久的冷门歌。

忘记是如何开始接触这支乐队的了,但是我还记得当时打开他们的歌手主页,从第一首开始我大概接连点了十几个红心,以至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的日推全部都是俄语歌。

这一首并不是他们最热门的一首,至今只有11条评论,却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跟很多俄罗斯歌曲风格不同,这首歌里听不到暴风雪,听不到篝火与伏特加,但是听得到宁静的湖泊和广阔的青草地,就像我曾做过的最美的梦。

这几天各种关注的歌手接连发新专,简直有一种像是要过年了的错觉……

K女神新专试听的第一首是专辑的同名曲,虽然不像我最喜欢的《Spirits》和《调和oto》那样充满使命感,但是圣徒般的空灵音色以及钢琴与大提琴的和声搭配拥有着非常棒的治愈效果。

居然迎来了新专!川谷老师词曲编发挥稳定,依然开头就很抓耳,主打曲目的mv也依然充满着标志性的诡异萌感。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最近川谷老师的两个团曲风有点逐渐贴近的趋势,难道是精分治好了?(我瞎说的。)

在图书馆心情浮躁的时候总是翻出这一首来听。

每次闭上眼睛听着钢琴键缓慢而沉稳地敲击的时候我总是想起第一次在Cube听见它时,那片宁静得像是凝固了一般的Rusty Lake。

我也总是忍不住去想,那个主人公带着未知在时间与空间中无数次穿梭,又无数次面对不同的死亡结局,他的心里究竟是恐惧多一些,还是悲哀多一些。

最近疯狂爱上这支乐队。

川谷老师的编曲和嗓音真的非常让人惊喜,想给他疯狂爆灯。

子ども達

在长途火车上总是可以看到许多小孩子——熟睡着的,欢笑着的,哭闹着的,安静着的,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看着他们,我在思考的,是我自己。

如果说,有这样两种人——一种是,嘴上总是说着“我最讨厌小孩子了”,但每次见到小孩子,无论多么难缠,总是忍不住露出笑容,拿出些零食玩具去逗一逗;另一种是,虽然每次见到小孩子都会满脸笑容地逗着玩,但私下总是一脸嫌弃地说“我最讨厌小孩子了”。

就我目前的认知,人们总觉得前者是“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很可爱;而后者是虚伪做作的小人,很讨厌。

我开始迷茫了,我究竟是哪种呢?或者说,这两者本质上真的有区别吗?

我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準備はいいか 野郎ども?!」

泣不成声

1 / 2

© 千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