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夜的梦里 我曾看到光

她说我是她的奇迹。

可我也无法给奇迹下一个准确的定义——枯木逢春是奇迹么?虎口脱险是奇迹么?或许奇迹是经年未见却在街头偶遇的故交,又或许是在雷雨天飞到我窗口休憩的百灵鸟。

那个下午我最终没有翻过栏杆跳下去,然后我们于茫茫人海相遇,再然后我在黑暗中对着那一点光沉默地流下泪来——此刻的我愿意相信这就是奇迹。

夜空中有流星划过,无数人对着它祈求奇迹降临,而它甘愿变作我枕边灯火。

我说好,那我们就试着让奇迹活下去吧。


海浪
氢气球
人鱼航标
红色长柄伞
游艇残骸
孔明灯
礁石

如果那次我能顺利地跨过那道围栏跳下去,这个世界最后在我眼里残存的影像也不过如此,普通甚至破败,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或许也没什么可惜的。

这半年来一直睡不安稳,本就多梦的我现如今比从前有更多机会迎头撞进光怪陆离的幻象中。

我从未想过我所处的世界会以如此飞快的速度变化和腐坏——不,或许更准确地说,是剥开光鲜脆弱的外壳,露出狰狞糜烂的躯干。

我开始挣扎、呐喊,忍着恐惧对着魔鬼和傀儡们投掷出自己微不足道的愤怒与不满。

在这期间,我有认识许许多多新的伙伴。他们正直、勇敢、尊重生命、不畏强权,他们比我所曾见过的其他人都要具备人性,可却几乎都以最不像人类的方法被抹杀封禁——We are all treated as data in this great era.

我总在梦里见到推着巨石上山的西绪福斯,还有食人肝肠的秃鹫——有时我也分...

我整个人生的最后一个愿望
是能够客死他乡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这位小哥的新专。
凌晨时分从噩梦中惊醒,这首歌对我来说是绝好的镇定剂。

“笑我吧,别窃窃私语,我觉得轻松。”

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无法不为这样的洒脱而动容。

最近川谷老师的产量惊人啊……不过总感觉Indigo的曲风一直挺稳定但ゲス的波动性不小,是错觉么……

没有甜点和萝莉,这日子还有什么可过的?🌚

最想跟大家安利的游戏之一——Dancing Line.

可能是我个人比较缺乏游戏天赋,玩得最多的只有音游,策略类一窍不通。连这款游戏也是卡在《几何冲刺》的第一关被弹窗广告吸引的——第一关《Piano》一定程度上改编自《Empire of Angels》,就算是简单的钢琴旋律也十分惊艳,我当即决定卸载了Geometry Crush然后下载了这个。

Dancing Line至今依然在不断更新曲目和优化细节。手残如我用了4个月也依然滞留在第四关,但最近更新的这一首《水手传说》,不管是游戏布景还是音乐制作,即使仅仅观看通关视频都觉得非常吸引人。

期待已久的新专!

总觉得这支专辑同名曲的风格有点向ゲスの極み乙女靠拢,但是后面几支独属于indigo的风格还是非常有辨识度的。

十二月伊始,希望能够见证真正的属于冬天的魔法奇迹!

1 / 4

© 千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