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夜的梦中 我曾看到光

子ども達

在长途火车上总是可以看到许多小孩子——熟睡着的,欢笑着的,哭闹着的,安静着的,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看着他们,我在思考的,是我自己。

如果说,有这样两种人——一种是,嘴上总是说着“我最讨厌小孩子了”,但每次见到小孩子,无论多么难缠,总是忍不住露出笑容,拿出些零食玩具去逗一逗;另一种是,虽然每次见到小孩子都会满脸笑容地逗着玩,但私下总是一脸嫌弃地说“我最讨厌小孩子了”。

就我目前的认知,人们总觉得前者是“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很可爱;而后者是虚伪做作的小人,很讨厌。

我开始迷茫了,我究竟是哪种呢?或者说,这两者本质上真的有区别吗?

评论

© 千灯 | Powered by LOFTER